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燕呢喃

醒时诗酒醉时歌,瑶琴不理抛书卧,无梦南柯.得清闲快活,春去也,不乐如何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966年9月1日晚,在母亲的腹中呆了七个半月的我被妈咪连续两天的不慎摔了出来,连包裹我的小被在一起才四斤半。我时常埋怨妈妈偏心、重男轻女:我是家里最 矮,最黑、最丑的(妈妈还1.69米呢,且长得漂亮),从下生也没有母乳吃。妈咪说你能活过来我就有了唯一的女儿我已经很知足呢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可爱的爷爷  

2009-06-09 23:05:51|  分类: 个人日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三年前,爷爷在他94岁的那年夏天,闭上了双眼,再也不睁开笑呵呵地看我们了。

爷爷的身影总是浮现在脑海中:瘦削稍矮的身材,花白的头发,两道长寿眉,时常不自觉地晃动着头;炎热的夏季也总是把衬衫的风纪勾扣得紧紧的;袖子长了,他还真有办法,就在手腕上一寸多的地方套一根橡皮筋,果然袖头不遮手背了。

在我心目中,爷爷有趣、刚强、大度、慈爱。

刚强的爷爷

爷爷是个木匠,四十几岁时,有一年修水电站,不料被水泵伤了脚,右脚的脚跟朝前,脚尖朝后了。大家请来正骨大夫,医生说,必须先把脚正过来,但当时的条件没法打麻药,问爷爷能否顶得住,爷爷说没问题。于是大夫双手把住他错位的脚,有人攥住他的双手,爷爷紧咬牙,只听咔的一声,脚是正位了,爷爷几乎晕厥,但他没有呻吟一声,大家都说他是铁人!

文化大革命被批斗的时候,有人用皮鞭蘸凉水往他身上使劲地抽打,过段时间,血渍干了,把衣服也紧紧地粘在肉皮上。那帮坏家伙却硬是把衣服掀开,顿时,爷爷又是血肉模糊,但爷爷仍是一声不吭地咬牙挺住了。

四害倒了,爷爷也退休了,但他还是闲不住,就开了家小饭店,自己既当厨师,又当采买。每天骑车往返二三十公里,驮着重重的食物,不让儿女们帮忙,说是自己也是锻炼身体。就这样一直持续到81岁,有一次买菜回来的途中,被一辆倒煤大车刮倒,伤了腰,他却当时就跟人家说没事,叫人家走了,自己回到家,第二天再也起不来了。

那时奶奶糖尿病、心脏病加上腿伤,也卧病在床了。爹妈就把爷爷奶奶接到家里。妈妈每天变着样地给二老做吃的,爷爷就是没胃口。大家知道,爷爷嘴上不说,他心里是上火着急呀,爷爷刚强了一辈子,这下瘫在炕上,眼看着一天比一天瘦下来。只要稍有好转,他就拄着拐棍下地走走。

有趣的爷爷

爷爷文化不高,但是个很有趣的人。他常常给我们讲他小时候的故事。

爷爷年轻时曾在农场的一个地主家当长工,地主经常想让爷爷他们超负荷地干活。有一年春天在地里打苞米栅子,说好的,太阳东山时,就来车装走最后一车栅子,长工们就收工了。可是每天都是天黑了地主来了,还要让爷爷等人再多干一会儿。有一天,爷爷就跟他的伙伴商量:咱们看天黑就不等车来,自己走回去,免得天天多干活也是白费劲不给钱。于是二人就没等马车来就走回地主家吃饭了。那时的规矩是,长工不可以吃头一天剩下的饭菜。于是爷爷就跟一个姓刘的长工说,今天活也很累,也饿够呛,咱俩能不能把这一盆饭全吃光?刘说能。还有一碗酱,一碗咸菜呢,也是一个人包一样。二人你一碗,我一碗地真的把饭和咸菜、酱全吃光了。地主老婆看饭菜全没了,还得给没回来的长工做饭,就气得大骂他们二人:“你们走路或跨墙时要小心,别刮破了肚皮!”第二天,地主婆怕又得重做饭,就多做了一盆,这回爷爷和刘又商量,今天咱俩一人就吃一碗,让他剩下一盆,地主两口子就得吃几天剩饭。果然又把地主婆弄得哭笑不得,大骂爷爷他们缺德。

文化大革命时期,爷爷被关压实行什么专政,天天要学习。有一次有人让他背毛主席语录再版前言,爷爷居然打趣道:“我没吃猪肉,蘸什么咸盐?” 结果就是招来是棒子炖肉。

有时我们到奶奶的坟上去祭奠,回来后爷爷就会问我们,你奶奶跟你们说什么了?我就说,奶奶说让你好好活着,打小牌多赢点钱!

过了90岁,爷爷有时不太清醒,两个儿一个女他总是能分清,但四个孙子两个孙女却有时分不清谁叫什么名了。我们每次去看爷爷时,第一句话总是习惯性地问他:“爷爷,我是谁呀?”爷爷要是分不清时,他会很狡猾地说;“你是你爹的女儿,你爷爷的孙女呗!”

大度、慈爱的爷爷

奶奶嫁给爷爷之前有一个儿子姓杨,虽然没有改成王姓,但爷爷一直把他当成亲儿子看待,把他的6个儿女视为自己的亲孙子孙女。杨四十几岁就去世了,他的多病的妻子带着6个孩子不好过,不用奶奶发话,爷爷每月都给他家送生活费,还告诉孩子们,谁能念书他就会一直供下去。

爷爷开小饭店后,有个姓金的总是来蹭吃喝占便宜,有人告诉爷爷,他曾经在文化大革命时蒙住你的眼睛打你的人!爷爷却不记前嫌,仍然一笑而过,该怎么接待还怎么接待那个混蛋。那个人后来也没得善终,五十几岁就得肠癌死了,大家全说他是坏肠子了!

在父亲的记忆里,爷爷没真正打过他们兄妹三人,只打过他两苍蝇拍,那是因为父亲带着叔叔爬电线杆去掏麻雀,爷爷真的后怕也着急才打他这两下,没想到,从未挨过打的父亲却因此发烧了,爷爷赶紧去买二斤苹果来哄父亲。

后来我们每当惹父母生气时,怕母亲打我们,就往奶奶家跑,吃住在奶家,有爷爷当护身符,就免去了挨骂或挨揍。

    在我的启记忆里,耳闻目睹爷爷有三次流泪。

    第一次是1967年,因为我被打,爷爷心疼得哭了:文化大革命时期,爷爷被实行专政,整天关禁闭不让回家,时间长了他就想他当时唯一的亲孙女——我!于是求人转告家里人,把我抱去让他看看。姑姑把不到一岁的我从小窗户往里塞,爷爷在里面接。我刚刚爬进一半时,被进来的红卫兵发现了,有人不由分说就朝我的屁股狠狠打了两巴掌,连痛带吓我大哭不止,爷爷被打得皮开肉绽时他不曾吭声,但看到我被人家打,他再也忍不住泪水了。

    第二次流泪是1985年9月,我要到桂林去上大学:头一次离开爷爷就走几千公里远,而且姓金的家伙天天在爷爷奶奶跟前说,桂林离越南很近,能听到打仗的炮声。爷爷不舍,距我离家的日子越近,爷爷就越吃不下睡不稳,我临走的前一天晚上,爷爷当看到我就眼圈发红,最后还是没能忍住,我第一次看亲眼看到刚强的爷爷老泪纵横。后来每到假期快结束时,爷爷都上火,我就用他的小录音机给他和奶奶录上几段二人转小帽或评剧、京剧、黄梅戏,爷爷奶奶可以随时听到我的声音,会好过点。

    第三次落泪是1992年冬,老弟当兵走的那天。爷爷怕看到离别的场面,就早早骑车去买菜了。巧的是,我们的车走到新城堡桥北时,爷爷骑车回来刚好走到桥上。老弟赶紧下车与爷爷告别,看到爷爷下了自行车,捂着脸抽泣起来,我们坐在车里也跟着哭出声来。这是我第二次也是最后一回亲眼看到爷爷流泪。

 可爱的爷爷 - 梦源.珂 - 梦源.珂的博客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